永信贵宾会 > 数理科学 > 科研仪器共享:不能“重物轻人”

科研仪器共享:不能“重物轻人”
2019-11-28 16:05

科研仪器共享:不能“重物轻人”

图片 1

高端科研仪器的使用和开放共享,并非只是简单的“开门迎客”。用户不仅需要实验结果,还需要了解数据背后的意义,促使仪器运营人员的角色从过去的“数据提供者”向“问题解决者”转变花费大笔经费购入的高端科研仪器,如何才能用得更好?不久前,笔者到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采访,感受颇深。去年年底,在科技部对21个部门373家单位3.4万台原值50万元以上科研仪器开放共享情况的考核结果中,这个所的平台以服务总机时154182小时和对外服务机时24749小时名列第一。生物物理研究所的高端仪器为何能用起来,用得这么高效?答案很简单——对科研仪器运营维护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视。针对科研目标,先聘人才、再购仪器。这样可以让项目首席技术专家根据科研目标需求,对仪器设备先进行调研和规划,从而避免盲目购置带来的仪器闲置、资金浪费;合理配置实验技术人员岗位,建立专业化、职业化技术服务队伍,通过技术研发带动技术服务水平的提高,生物物理所借此将冷冻电镜的使用效率提升了一倍……重视“人”的因素,发挥人才创新活力,高端科研仪器高效运转,成为推动科学探索和突破的“利器”。高端科研仪器是科学研究和技术革新的重要工具,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由于价格不菲,开放共享是高端仪器使用的有效途径。随着科技领域的不断拓展,整体科研水平的不断提升,社会对科研仪器设施的共享需求越来越大,不仅要求用得上,还希望用得好,盼望获得高水平的科研仪器实验服务。在实践中发现,科研仪器的用户不仅需要实验结果,还需要了解数据背后的意义,促使仪器运营人员的角色从过去的“数据提供者”向“问题解决者”转变。不过,目前仍有一些科研机构尚未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在推动科研仪器共享时仍然“重物轻人”,对科学家和实验技术人员的作用认识不够。例如,一些大型科学仪器设施的实验技术人员数量不足,结构不合理,难以实现对仪器的高效利用。从全球科技发展的趋势看,包括大科学装置在内的高端科研仪器设施已成为科学中心的代名词。从高能物理对撞机、巨型射电望远镜,到引力波探测设施,这些大仪器之所以能产出大成果,是因为汇聚了一大批世界范围内的科研人员,将科研仪器的效能发挥到极致。科研人员不仅维护运营这些科研仪器,从一开始的设计、制造、组装到仪器的不断升级换代,往往也是自己动手,以科学目标为牵引,科研仪器的“科学探针”作用更聚焦、更深入。高端科研仪器的使用和开放共享,并非只是简单的“开门迎客”。从购置、研制再到运行,高端仪器和科学装置的投入十分巨大,关系到科学目标能否顺利实现。如何进一步加强人才等“软件”建设,更加高效地驱动仪器硬件运行,需要探索有效的解决方案。

核心阅读

科研设备的规模、质量和利用效率直接关系到国家科技创新实力和竞争力。随着我国科研仪器设备数量的增多,其支持科技创新的作用日益显现,但分散、闲置等问题也随之而来。如何推进开放共享,释放仪器效能,更好地满足科研需要?不妨到科研院所一探究竟。

科研设备是支撑科技进步和创新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引领前沿科技创新、吸引顶尖人才的重要手段,其规模、质量和利用效率直接关系到国家科技创新实力和竞争力。上世纪末,我国在大型科研仪器领域的投入开始逐步增加,以满足科研工作需求。但随着仪器设备的逐年增多,利用率低下等问题也随之而来。为实现资源充分利用,近年来国家连续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加快推进科研设施与仪器的开放共享。

不久前,科技部网站公布了对中央级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单位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评价的考核结果,总体上,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的良好氛围逐步形成,利用水平持续提升,支持科技创新的作用日益显现。其中,中国科学院所属科研院所运行机时比较饱满,生物物理研究所平台服务总机时154182小时,对外服务机时24749小时,排名第一,化学研究所等也排名靠前。这些研究院所仪器共享情况良好的原因是什么?仪器设备如何更好地开放共享?记者来到中科院进行了探访。

瞄准科研问题,避免盲目购置

2003年,鉴于生命科学研究对大型仪器的高度依赖,时任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的饶子和院士决定筹建中国科学院蛋白质科学研究平台,在整合集中原有零散仪器设备资源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建,迈出了科研仪器共享的第一步。

当时,还在国外做访问学者的杨福全博士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兴奋,毛遂自荐,希望能发挥自己在色谱分离技术、质谱技术以及蛋白质组学技术领域的特长。饶子和很快给了答复,邀请他回来担任质谱首席技术专家,全权负责质谱技术和蛋白质组学技术平台的筹建工作。按照先招到合适的人,再购置仪器设备的理念,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采用首席技术专家负责制,进行调研和规划,避免了盲目购置。

如今,经过15年的发展,杨福全所负责的蛋白质组学技术实验室已经建成了比较完备的蛋白质组学技术平台,同时还有一支技术精湛的支撑队伍,为国内外一些科研院所提供了大量高水平的蛋白质质谱、蛋白质组学和脂质组学相关的技术支撑服务。

这主要得益于平台建设初期就有非常好的理念。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蛋白质科学研究平台主任韩玉刚说,当时,饶子和所长准确地抓住了技术人才、仪器设备和科学问题这3个关键要素。我们首先在人才招聘方面下了很大功夫。然后针对科学问题,也就是瞄准技术需求,在购买仪器设备方面,做到有的放矢。平台基本建成以后,又进行了专业技术实验室的建设,让首席技术专家担任实验室主任,牵头引领实验室建设和技术支撑服务,不断提升技术支撑能力。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也很早就有了科研仪器设备开放共享的理念,在建所初期就成立了技术系统部,为全所提供技术支撑服务,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较早提倡全院仪器的共享共用。

几个研究所先行先试的同时,中科院也开始在全院范围内积极推动科研仪器设备开放共享工作。2008年,中科院大型仪器设备共享管理平台搭建起来。目前,纳入上述共享管理平台的仪器设备已达9000余台套,价值超过110亿元,系统用户数达4万余人,年实际处理业务已达到60余万单。

稳定技术队伍,提升使用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