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信贵宾会 > 生命科学 > 任继周:农业伦理观不能再继续缺失永信贵宾会:

任继周:农业伦理观不能再继续缺失永信贵宾会:
2019-11-27 23:19

任继周:农业伦理观不能再继续缺失
任继周院士:农业须靠伦理学走出工业化歧途

为什么我们几十年来从未停止过多种支农活动,却不见城乡差距的明显淡化,反而不时表现得更加突出?为什么我们倾全力维护的18亿亩耕地红线以内的农民收入微薄,甚至种地赔钱,青壮劳动力冒险冲破“盲流”的藩篱而纷纷离开农村?我国农村出现“空巢”现象,只留下老人和儿童?这留下以千万计缺少父母和社会关怀的“留守儿童”,将给社会留下多少隐患?为什么我国的农产品生产成本比进口产品到岸价还高?更为严重的是,为什么作为立国之本的水土资源被严重耗损甚至被毒化,更殃及社会的食物安全?

“空气污染、水资源缺乏、土壤污染……我国的农业已经走到了非常危险的边缘。究其原因,不是科学技术落后,也不是缺钱或劳动力,而是缺少正确的农业伦理观。”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在兰州大学“农业伦理学”系列讲座上疾呼——科学技术用错了地方,会把好事变坏事。

95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一直没有停止对上述问题的思考。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任继周表示,这些令人困惑的问题显示中国农业的严重失常,必将涉及社会诸多方面,盘根错节,头绪万端,究其根源不应归咎于某届政府或某项政策的得失。中国农业沉疴的症结在于时代性的农业伦理观的严重缺失。我们将农业伦理观的严重缺失冠以“时代性”的定语,就是因为中国农业伦理观的缺失已经具有体现一个时代的特征。

任继周认为,工业革命后,农业被现代农业“科学技术”引入歧途。科学、技术与产业三个维度占据了农业的内涵,而伦理维度被遗忘。

当医学伦理学、工程伦理学、生态伦理学、商业伦理学等学科早已走上大学讲坛时,我国六十几所农业大学,竟没有一家开设农业伦理学课程。

现代农业的主要形式是运用工业化、产业化、集群化的方式生产粮食、家禽、牲畜,并大量使用化学制剂和农用机械以降低劳动强度和农产品成本,其外在效果是农产品价格的极大降低、每年收割次数的提高,生产同样数量农产品所需人工劳动力的减少,从田地和养殖场到餐桌之间时间的缩短。

在任继周看来,农业伦理学是研究农业行为中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生存环境发生的功能关联的道德认知,并进而探索农业行为对自然生态系统与社会生态系统这两大生态系统的道德关联的科学。

“有人说,任何动植物的种植和饲养都可以工业化。我却认为人类没有能力创造自然系统,就像真理无法创造一样。”任继周说。

比如,当国民动物性食品已经由“辅食”进入食品的主流。这个动物性的“辅食”消耗量,折合为食物当量,已经是我们传统“主食”的2.5倍。这次静悄悄的食物革命,我们被“以粮为纲”的传统概念“一叶障目”,未能及时察觉。我们的农业仍然聚焦粮食,而对比粮食多2.5倍的饲料需求却未予重视,从而引发了供给侧与需求侧的严重错位。

1962年,人类首次关注环境问题的著作——《寂静的春天》在美国问世,书中展示了农业现代化对环境的致命危害,这引起人们对农业伦理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