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信贵宾会 > 生命科学 > 昆虫正在减少 而人类并不清楚

昆虫正在减少 而人类并不清楚
2019-11-27 23:19

因此,最有效的昆虫保护策略或许就是尽量不破坏它们的原始生境,“但难度特别大”,王博说,人类能做的就是意识到昆虫的重要性,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发展经济。

昆虫是地球生态系统的必要组成部分,而且比其他任何动物门类的数量更多,更丰富多样。单就重量来计算,昆虫是人类的17倍以上。

在中国,过去几年来,中国科学院建设了昆虫多样性监测网,科技部、中国昆虫学会、中国农业科学院等相关机构支持并开展了针对不同生态功能的昆虫多样性调查和监测研究,期望摸清昆虫物种多样性及其动态,探索昆虫多样性保护机制。

图片 1

昆虫减少正发生“复苏”变难

图片 2

朱朝东认为,以“减少”为关键词检索文献的方法,使得最终结果看起来昆虫减少幅度特别大。在昆虫类群代表性与分类上也存在偏差。

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弗朗西斯科·桑切斯-巴约(Francisco Sánchez-Bayo),和中国农业科学院的克里斯·维克乌斯合作撰写并于近期发表在《生物保护》期刊上的一篇综述中表述:“如果昆虫物种消失的趋势无法阻止,那无论是对地球的生态系统,还是人类的生存,都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近日,“小不点”昆虫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保护生物学领域国际期刊《生物保护》刊发了一篇关于全球范围内昆虫减少现状及其驱动因素的综述报告。英国《卫报》报道称,全球昆虫或在100年内灭绝,将导致生态灾难。

昆虫在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作用

“毫无疑问,全球范围内昆虫物种数量正在减少,这过去被忽视了,但根据目前掌握的数据还很难估计它们的严重性。”在朱朝东看来,这篇综述报告的结论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张。

叶蝉是欧洲昆虫的一大组成部分,但是到1950年时,它们的数量已经下降了66%。

“但中国还缺乏针对昆虫多样性的长期监测规划,目前尚处在物种本底调查阶段。”朱朝东直指问题关键。他提出,迫切需要在全国范围内组建一支昆虫多样性监测与研究的专业队伍,围绕物种多样性和生态功能群,从基因、物种、种群、群落等水平上进行全面而长期的监测与分析。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科学家指出,昆虫总生物量正在以每年2.5%的速率下降,并可能在一个世纪内灭绝。

究其原因,北美和欧洲昆虫科研实力较发达,保留着相对全面的历史记录,其他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信息并不完整或缺乏。

图片 3

论文第一作者、悉尼大学研究员桑切斯-巴约表示,地球历史上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即将开始,各种趋势证实,这次大灭绝事件将对地球生态系统和人类生存环境造成灾难性后果。

过去十年中,蝴蝶和飞蛾的数量受到了严重打击,而另一个备受瞩目的昆虫类群是蜂类。农药特别是新烟碱类药物的使用,已经导致欧盟和美国的蜜蜂数量急剧减少。

直至人类出现后,第六次物种大灭绝事件悄然上演。“历史上前5次大灭绝,持续时间很长,而这一次,是百年尺度的事件,而且速度比先前快得多。”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博告诉《中国科学报》。

弗朗西斯科·桑切斯-巴约形容过去25至30年来每年2.5%的物种消失速度是“令人震惊的”。他说:“这是很快的速度。在十年内会有四分之一的物种消失,50年内将只剩下一半,而100年内,一切将荡然无存。”

该研究被认为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我们所知道的”与现实仍存在巨大差距。

昆虫在生态系统中的现状

研究发现,昆虫生境变化是导致其下降的主要原因。朱朝东表示认同,“昆虫物种的特征与它们的易感性相关,需要独特生存资源的昆虫通常会在陆地系统中面临更大的风险,而长期‘定居’某地的物种进入到新栖息地时则表现不佳,繁殖缓慢的物种也受到强烈的影响。”

数据显示,53%的蝴蝶物种在过去十年中有所下降,而46%的蜂类物种也呈现衰退趋势。情况最糟糕的类群是石蛾,即毛翅目昆虫,其68%的物种都在减少。蜻蜓和甲虫物种分别有37%和49%的物种出现大幅衰退。

“大灭绝发生后空出很多生态位和生态空间,伴随新的昆虫类群爆发、演化。前5次大灭绝事件持续时间都比较长,这会给物种一定的反应时间,它们演化出创新性机制来抵消大灭绝的影响,生存下来的物种,等生态系统恢复之后会演化出其他新物种。”王博表示,而这一次因为人类活动造成的物种减少的速率实在太快,生态系统已面目全非,原有的物种甚至尚未积累下适应能力便灭绝了,同时也未给演化新物种提供时间。

近日,悉尼大学等多所大学教授在科学杂志《生物保护》(Biological Conservation)上共同发表最新研究结果:如果地球上的昆虫继续按照目前的速度减少下去,将在短短几十年内灭绝。

相关论文信息:10.1016/j.biocon.2019.01.020

图片 4

“先前的物种大灭绝是基于大规模的自然灾难性事件,如火山活动、小行星撞击等。气候变化被普遍认为是最接近的原因。如今,人类活动导致的全球变暖,以及农业生产方式、城市发展也在快速改变着全球自然环境。”朱朝东告诉《中国科学报》。

波多黎各被认为是昆虫消失对更广泛生态系统造成灾难性影响的一个长期例子。过去35年中,波多黎各的昆虫数量下降了98%,而依赖昆虫作为食物来源的各种鱼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和哺乳动物也一直在减少。